宋林

【楚胡】酒与吻(短)

太太写的真好嘤嘤嘤

一叶如初:

稍微修改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江湖上谁都知道,风流教主花蝴蝶有两大爱好——美人与酒。


确实,胡铁花喜欢美人,尤其是对他冷漠的美人。他可以因为一个喜欢他的女人而躲三年,也可以为了一个不喜欢他的女人而追三年。


  但,尽管如此,胡铁花最喜欢的还是喝酒。只要你有足够多的酒,让他喝个三天三夜也不是问题!因此,熟悉他的朋友都叫他老酒鬼。


  胡铁花不仅是个大酒鬼,还是一个大穷鬼!可他缺有一般嗜酒穷鬼所没有的东西——朋友,而且还是有钱又大方的朋友。


  胡铁花有很多的朋友,他们都愿意给这个老酒鬼酒喝。但朋友中能有足够多的酒还能陪他喝个痛快甚至能喝过胡铁花的,却只有一个——楚留香。


  此时,胡铁花便呆在楚留香的船窖中喝酒。


  为了这个爱喝酒的朋友,楚留香总是时时准备着满满一酒窖的烧刀子。而现在......


楚留香看着满地的空酒坛子,摇头苦笑。


这大懒猫还真是能喝,才一天,不,准确的说是半天,就将他一窖子的酒都喝个一干二净!不过......


他转念一想,唇角扬起一抹漂亮的弧度。若是这懒猫愿意让他养着,天天一窖子酒又何妨?更何况他酒量虽大,却不挑食,无论美酒劣酒够多便行!但他可舍不得让这人天天喝劣酒......


  “喂!老臭虫,你一个人在那儿傻笑个什么劲......来,陪我喝酒!”胡铁花已经醉了。他酒量固然不错,可到底是个普通人,一连喝了那么多烈劲十足的烧刀子,仍是会醉的。可这人真不愧是酒鬼,醉的如此厉害却仍不忘往嘴里倒酒。


  楚留香微微一笑,几步走到胡铁花面前手轻轻一伸,那原本还在胡铁花手中的半坛酒一转眼就跑到了楚留香手里,他抬手仰头几下子就把剩下的酒喝光了,然后优雅地抹去唇边的酒渍,好整以暇地看向胡铁花。


  果不其然,那人正瞪着一双黑亮的眼睛,满脸怒气:“老臭虫!为什么每次非要抢我的酒!”


  楚留香笑道:“除了你手中的酒,还有哪坛酒没被你喝光?你说,我不喝你手中的酒,那喝什么?况且....”他戏谑地微微拉长了尾音,“这些酒可都是我的。”


  胡铁花一愣,脸上是一片酡红,也不知是因为醉酒还是羞愧。他似是有些迷茫地看了看四周,平日里明亮澄澈的黑眸此时却蒙上了一层水雾。


他半眯着眼微偏着头,像是在费劲地思考着什么,半响,忽的哈哈大笑起来:“老臭虫,你可真是聪明,这么......多酒,你一眼就看出.....只剩我手中一坛子了......”


  楚留香听了顿时哭笑不得,他现在已经完全确定这酒鬼是彻底的醉了。他看着满脸通红的胡铁花,无奈的说到:“小胡,你醉了,回房里好好休息会儿吧。”


  似是听懂了他说什么,胡铁花立马怒瞪着眼,手胡乱的甩开楚留香扶过来的手,踉跄着朝外走去,口中囔囔:“老子,老子才没醉呢!你、这儿没酒!我、我要去找酒喝......"




醉酒的人往往都这样,明明已经醉的不行,却硬是要说自己没醉,别人说他醉了,他反而还会冲那人发火,可转眼就会倒下。


胡铁花现在就是这种情况。这不,才刚走了没几步,就摇摇晃晃的一头栽倒,呼呼大睡起来。


看到这种情景,楚留香也只能苦笑。呆立了一会索性坐到胡铁花身边,支着胳膊拖着腮看起胡铁花睡觉的样子来。


半晌,他忽然伸手抚上那被酒润得透着水光的唇瓣,低声自语:“果然不能让人看到你这醉酒的模样。看来十八年前我做的还真是明智的决定啊......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十八年前,他们十岁。


..........


自从偷偷尝过一次酒后,小胡铁花便再也忘不了那令人神醉的滋味了。


这不,他终于受不了那酒虫的噬咬,偷偷地从师父那儿偷来了小小的一坛好酒。少时的胡铁花自然是不知道什么是好酒,但他只需要知道一点就够了——藏得越好,埋得越深的就一定是好东西!更何况,光是从封泥处那溢出的淡淡酒香,未饮先醉,可知这一定是美酒!


看着手中散着醉人香味的佳酿,小胡铁花不由得意地笑了起来。不过,光有酒还不行,没人一起喝哪能过瘾?至于人嘛......


胡铁花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一圈,咧开嘴嘿嘿笑出了声.....


于是,当小楚留香应邀而至时,看到的便是那小疯子正万分得意而又炫耀般地晃着一小坛酒:“怎么样?小臭虫,我很够朋友吧!”


楚留香淡淡一笑,虽只有几岁,可却已隐隐有了日后那名满江湖的盗帅的轮廓。


但胡铁花最讨厌的便是他这副样子,总是挂着那种淡淡的疏离的笑容站在一边,好像......该怎么说呢?小胡铁花困扰地挠了挠脑袋,怎么描述好呢......哎呀,反正让他很不舒服就是了。搞什么,这人怎么就这么喜欢装深沉!


“喂!臭虫,别摆出那种难看的样子。小爷我看了就不爽!”小胡铁花皱眉瞪眼。


忽的,他狡黠一笑:“嘿嘿,小臭虫,看样子你是不想喝罢?那好,小爷就不客气地全喝了!”说着迅速揭开封泥,狼吞虎咽的猛喝了起来。


这个地方是他们在后山发现的一个隐秘山洞。每次他们闯了祸或是得了什么好东西,就会到这里来。所以说,这里可以算是他俩的秘密基地了。


虽然楚留香和胡铁花第一次见面就打了一架,可心里绝对是早已把对方看做了朋友,即使他们没有明说,心里却是明白的。


面对胡铁花,楚留香总是保持不了冷静。现在小时是这样,长大后也还是这样。


所以,当看到小胡铁花独饮,小楚留香再也淡然不了了,他也很想喝酒啊!


“你这个小疯子,别想独吞!”说着,一个箭步冲上前,伸手去拿。


小胡铁花虽仍在喝着酒,可眼角却是一直瞥向楚留香那边。一见他过来,嘴上喝着,脚下微微移动,整个身子便灵活的闪到了一边。


他们二人年龄虽然不大,但功夫却已超出师门中同龄人许多,使起功夫来可是有模有样的。


看胡铁花躲过,楚留香也不急。身形一动,眨眼间已贴近了小胡铁花身边,一手按住他的手腕另一手灵巧地从下往上朝酒坛底部一拍,然后迅速夺过,抄起来就往口中倒去。


“哇!小臭虫你太狡猾了!!”


手中的美酒转眼间就被夺去,小胡铁花自是不甘心。可那双黑亮的大眼睛中却满是兴奋,犹如被点燃了火焰一般,熠熠生辉。


“哎,你倒是给我留点儿!”说着脚下一扫,可小楚留香像是早就料到他会这样做一般,巧妙地避过闪到一边,笑嘻嘻地晃了晃手中的酒坛:“小胡,只剩下最后一口了哦!”这样说着,作势要将就倒入口中。


为什么说是作势?其实小楚留香是打算把这最后一口酒给胡铁花喝的,而在这之前,自然是要先逗逗他,不知道为什么,小楚留香觉得看到胡铁花气冲冲的样子很有趣。


但他显然是低估了胡铁花对酒的偏执程度——虽然只喝了一次。


只见小胡铁花身体一跃,猛地把小楚留香扑到在地。小楚留香显然没想到小胡会这么做,但愣神之中却也未将酒洒出......


小胡铁花死死压住小楚留香,手拼命去抢被高举着的酒坛。


只剩最后一口了啊!


小楚留香回神之后便马上抬脚抵着,手高高举着酒坛,左闪右避。眼看小胡铁花快要拿到,他猛地将酒坛向一边平抛过去,酒坛顿时便稳稳落在他们的不远之处。


酒已不在小楚留香手中,小胡铁花自然要起身去夺酒。


可这下却是小楚留香死死抱住胡铁花不让他起来了。眼看那美酒就在边上自己却不能过去,小胡铁花顿时怒了:“死臭虫快放开我!!”


“不、要!”小楚留香笑的像只小狐狸,“你求我的话我就不和你抢那最后的酒了,怎样?”


“做梦啊你!”


此时,他们俩都已醉了。毕竟是第一次喝这么烈的酒,两个小孩子能撑的了多久。现在趁着这最后还有一点清醒的时候分出个胜负来。


于是两个小家伙你拉我扯地扭打起来,丝毫没了刚开始时的学过武功的样子。


最后,趁着小胡铁花在喘气,力气有些放松时,小楚留香便借势一个打滚到酒坛旁捧起就喝。此时的他哪还想得起原先的打算?


在楚留香朝酒坛滚去时,小胡铁花便反应过来忙冲了上去,但仍是慢了半拍,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那琥珀色的酒水流入楚留香口中......


小胡铁花全身的血液顿时涌上脑门,头一热,眼中只剩下了那散着浓郁香味的酒了。


只见他猛地扑上前去,张嘴便冲着那还含着美酒的唇咬去。舌头伸入死命地吮吸着最后的琼液,嘴里还迷糊不清地不断嘟囔着:“混蛋!你、你给我吐出来......”


当小胡铁花将唇凑上来时,小楚留香就彻底地呆住了,脑中一片空白,任小胡铁花将他口中还未来得及咽下的酒水全部掠去。


等到他慢慢恢复过来后,映入眼中的便是一张熟睡的满是红晕的脸。在满意的喝到了最后的酒后,勉强压抑住的酒劲就一下子全涌了上来,立马就睡了过去。只苦了小楚留香,被小胡的惊人之举一下,醉意一下子就消退的一干二净。


他愣愣地扶着唇,脑中满是刚才那柔软,舒服的感觉......


虽然只有十岁,可对于早熟的楚留香来说,某些东西多少还是懂的一点的。他知道,刚才他们所做的事,只有对喜欢的人才可以......


此时的楚留香根本就没想刚才他们那只是一场意外,他早已沉入自己的心思中。


胡思乱想了一阵,小楚留香不禁又看向那张紧贴着他的小脸,顿时觉得脸上一热,心也不受控制地加快了几分。


他抿了抿唇,小心地翻身将趴在他身上的小胡平躺在地上。低头,轻轻地印上了自己的唇,心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定——


小胡喝醉的样子一定不能被别人看到!


......


不能让小胡为了酒就随随便便亲别人。要亲,就亲他一个人就行了......


所以,从根本上来说,后来胡铁花之所以有那么好的酒量,还是楚留香给灌出来的。




看着胡铁花已熟睡的脸,楚留香唇角不禁勾起一抹温柔的笑,眼中溢满了宠溺。突然,他凑近脸,薄唇在对方的唇瓣上轻轻的很快的碰触了一下。


但楚留香显然不满足于此,他顿了一下,然后慢慢的坚定的又吻了上去。


楚留香小心的用舌反复勾勒出那对唇瓣的形状,然后轻柔的打开,伸入......


他贪婪的舔舐着胡铁花口中的每一处角落。如他所想的一般,满是浓烈的酒味,却带着淡淡的甘甜,如此,令他着迷......


不够不够,还不够。只要一想到他现在亲吻着的人是他藏在心里日夜牵挂宠着溺着的人,楚留香就觉得有一种强烈而浓郁的感情在胸口膨胀。


他不清楚对胡铁花究竟是一种什么感情。因为太复杂,太复杂了。既有兄弟的手足之情又有亲人般的相依相持还有,情人似的爱意......


但,不论是什么,他都无法放下他,只要事关小胡的他就无法不去在意。


......


慢慢的,原本温柔的吻开始变得狂暴起来,仿佛多日未进食的人突然尝到了一顿美食一般,那样急切。这时的楚留香已变得不像是楚留香了,又或者说,现在的这个有些疯狂的楚留香才是真正的楚留香,才是被释放出了自我的楚留香......


像是感受到呼吸困难,熟睡中的胡铁花不自觉的皱起了眉,手挥舞了几下,像是在抗议什么。


楚留香回过神来,意犹未尽的又轻舔了一下,才不舍的移开了唇。看着又陷入沉睡的胡铁花,他轻笑一声,道:“小胡,可别怪我哦。我刚才只不过是讨回十八年前你欠下的而已......”


忽然,他眯起了眼,笑的如同一只狐狸一般,怎么看怎么觉得奸诈。


若是此时胡铁花醒着,他一定会马上,毫不犹豫的逃走。因为每次楚留香露出这种笑,就意味着他胡铁花要倒大霉了。只可惜,现在的他毫不知情,仍做着与周公共饮的美梦。


只见楚留香微微压低身体,以一种无比魅惑的低沉声线缓缓说道:“小胡,记住,我最多再给你三个月。那时,你就别想我再放手了......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月光静静洒下一片银辉,在散了一地酒坛的酒窖中,两个身影彼此相拥而眠,那样宁静和谐,仿佛会这样一直到永远......


——————


我真的只是想让他们亲个小嘴儿而已怎么写了这么多啊!【哭

啊啊啊叶神生日快乐!!!